Viola:反思貧與富

[施達埃塞俄比亞扶貧體驗團2013 — 團友分享集]

ET-viola

記得由決定報團、出發到回來,身邊的親人、朋友都問我很多關於埃塞俄比亞的問題,家人更常常有擔心本人「吃不飽」、「無啖好食」的憂慮;也許,對於埃塞俄比亞的印象 / 想像,我們還是停留在八十年代埃國大饑荒的階段。告別十二日之行回來,聽到最多的問題是:「你有甚麼體會?」朋友最好奇埃塞俄比亞人是否「很慘」、「啲人係咪無衫著,大住個肚(肚生蟲)」;似乎埃塞俄比亞的「飢民形象」頗為深入人心。事實上,在旅程中雖然未有看到「饑荒」,但卻看到如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一樣,埃國仍然面對著貧窮、識字率低、人民生活缺乏保障等問題。

十二天的旅程雖然短,但要分享實非三言兩語可以概括。埃塞俄比亞對我而言,是一個全然陌生的國度,出發前雖然做過一些資料搜集,但除了咖啡原產地、八十年代的大饑荒、貧窮,以及從書本、網頁看到一些零碎的資料外,我對這個國家還是覺得很陌生。因此,出發前一方面叫自己做點準備,多看看相關資料;但同時,卻叫自己放低對埃國的想像,盡情感受與體會當地的人與事。

說實在,回來記起最多的是埃塞俄比亞人燦爛的笑容,特別是當地小朋友那種從心而發,對未來、對世界(包括陌生的臉孔)充滿探索的笑臉,那張我在香港小朋友身上見得越來越少的笑臉。還有許多的片段,在回到生活節奏急促的香港,有時偶爾停下來,腦際就會閃過一幕幕埃塞俄比亞的人與情:農民與我們憩息樹下津津有味「食住菠蘿唱山歌」的情景;農民怕我們不慣走山路而替我們用鋤頭挖梯級,小朋友爭著扶我們的情景;當地同工Abraham身水身汗全程陪到足的熱心與盛情;農村探訪家庭用最好的菜(薯仔)及飲品(咖啡和汽水)招呼我們:記得看見那一瓶汽水時,我忽然很感動,覺得那好像是近乎奢侈的一種享受……嗅得到的這種人情味,是我想起埃塞俄比亞時隨記憶附送最珍貴的禮物。

難忘的,還有當地信徒的見證。一個個探訪家庭面對信仰與生活角力的「埋身肉搏」,如何認信與持守。例如探訪其中一個家庭,一位單親媽媽因信仰基督而被家庭拒絕,甚至遺棄,與唯一的親人(自己的孩子)在面對愛滋病的陰霾下掙扎求存,仰賴上帝的供應;另一位單親媽媽在孩子仍在腹中時,因堅持信仰而遭第二任丈夫離棄,靠極微薄的收入扶養五個子女長大成人;很多難以言喻的艱辛都在她們的淺談中輕輕帶過,但說到上帝他們又總是滿心感恩,那一刻,當我看到他們家中小朋友畫的「Jesus is Lord」(耶穌是主)時,心裏感到這幾個耳熟能詳的字是那麼有力而又難解,令對信仰上帝多年的我,不禁撫心自問,「如果我是她們,我會選擇甚麼?生活的保障?還是信仰?我真知我所信的是誰嗎?我對上帝的認信究竟又有多真實?誰富足?誰窮乏?」這都是旅程結束後在我腦裏消化着、沉澱着的問題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團友分享 並標籤為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