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lly:扶貧之路.富足之心

[施達埃塞俄比亞扶貧體驗團2013 — 團友分享集]

ET-milly-pic1

踏進埃塞俄比亞的國度,看過沙塵滾滾的乾旱土地,聽過最扣人心弦的優美旋律,咀嚼過最原始簡樸的風土人情,內心至今依然瀰漫著一股虛浮不實的感覺。回到香港,生活被逼回到正軌,面對最熟悉不過的人事環境,感覺卻變得陌生與迷失。因為這趟旅程不單開闊了眼界,更改變了心境。

出發以前,親朋戚友甚至團友們,都對埃塞俄比亞充滿迷思與幻想,究竟這個從小認識的貧窮國度是怎樣子呢?她有沒有隨年月時日的流逝而發展過來呢?這些疑問都能在旅途中得到解答,但原來這些迷思只佔整個旅程的很小部份。我們的目光都從憂心環境衛生及自身的健康與適應,轉移到與當地人民的文化交流所帶來的衝擊與掙扎。

談到扶貧,我們總會認為,生活在已發展國家的都巿人應該向發展中國家的人施予援手。因為他們是資源分配不公的受害者,更是世界上缺乏的一羣。然而,今天再思想扶貧,我卻想起路途中遇到一個年約十歲的男孩。在短短三十分鐘的登山路途中,他讓我真正認識到何為「貧窮」。

參觀完公平貿易發展項目,我們開始離去,小孩子一如以往地連羣結隊的跟在我們身後。而他,是第一個主動與我攀談的小孩。他好奇地問我從哪裏來,我說我來自香港,他不認識不知道,卻突然指著村落中赤腳的小孩,說他們生活得很貧困,問我有沒有食物可以與他們分享。我困窘於小孩子竟然也將金錢貧窮掛在嘴邊,亦因此警覺地與他溝通。我冷淡地表示身上什麼都沒有,他卻表現得不希奇不失望,沒有跑開更沒有再提起這個話題,依舊與我聊天。原來,他只是習慣向外人提起貧窮。

我開始問他要往哪裏去,他說他住得很遠,每天必須翻過這座山才能從學校走路回家。我問他路程是否需要一小時,他似乎不理解時間的概念,卻一直走得很從容自在。我指著他手上的練習本,問他最喜歡哪個科目,他說喜歡學習語言和數學。我稱讚他的英語說得很不錯,他就興高采烈地說因為有農村學校,他就有機會學到一點點。雖然不是很流利的對答,但他總是努力與我溝通,似乎樂在其中。

路途中,登山這件事已經令我上氣不接下氣,無法再說隻字片語。我更多次停下來休息喝水,而他卻一直在我身旁等著我,就這樣並肩走著。終於,我忍不住用中文大叫數聲「好疲累」,他聽不明白,卻笑一笑然後開始跟著我大叫「好疲累」。雖然我們彼此說著不同的語言,但此刻的呼喊聲卻直達我的心坎。這個小孩就是都巿人眼中,活在貧窮線下的民眾。他們的生活也許不是我們所能理解的艱難,然而他們內心的富有與力量,就是我們無法得到的幸福與滿足。

離去前,他真誠地跟我握手告別,又說很高興認識我與我攀談。那時候,他瀟灑離去的背影漸漸變得很大,他心裏的喜樂與平安感動著我這個自愧不如的都巿人。我們彼此間的對話像永不停歇的聲音,一直衝擊我對扶貧的固有看法。原來,人的價值不可以用物資與生活質素來衡量,因為無論身處任何環境,每個生命都是平等的,施予者與受惠者的關係亦是如此。

在旅程中,我總是期望自己可以為當地兒童、婦女及家庭幫上一點忙,去改善他們的生活也好,去給予他們祝福也好。然而,這個想法只會讓自己變得更渺小更慚愧。尤記得當天,在農村家庭體驗到無能為力的絕望和軟弱時,不同語言但同聲的禱告不僅帶來祝福,更加見證到上帝的同在與盼望。「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,唯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。」(箴十六9)我們常常以為擁有知識,我們便對這個世界有充足的了解和認識,但原來,知識同樣叫人遺忘最簡單的道理——上帝才是那位施予者。

「第三世界國家」也許是一張標籤,標記著發展落後、環境衛生惡劣、生活質素低、糧食短缺常鬧饑荒的地方。在這地方出生、成長的民眾也被標籤為無能力生存、只能等待救援與接濟的弱勢社羣。在俗世價值觀的氛圍下,我們總會先入為主地標籤了他們的人生,但最可怕的是,連他們也同樣地標籤自己,質疑自我的存在價值。貧窮人需要的不是你眼中看到他們的缺乏,反是在你眼中他們與你擁有平等的價值和地位。放下標籤,放下成見,就是由貧窮走向富足的必經之路。

ET-milly-pic2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團友分享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