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:鹽和光

[施達埃塞俄比亞扶貧體驗團2013 — 團友分享集]

ET-wai-pic1

對埃塞俄比亞的觀感改變

自己參加這次體驗團的目的,是希望多了解非洲的扶貧工作,同時希望了解施達基金會倡議的整全使命(Integral Mission),如何在與埃塞俄比亞教會的夥伴合作中體現。

記得當我快要出發往埃塞俄比亞時,弟兄姊妹都擔心我吃不飽,有姊妹上機前還送我一盒新年送禮裝的餅給我,還叮囑我要帶上機,怕我在埃國餓瘦。我和很多人一樣,一想到埃塞俄比亞,就會想到相片中的饑荒兒童,營養不良的大肚嬰兒、一個個絕望的眼神。但經過這次旅程,我發現或許埃塞俄比亞仍然有飢餓的情況,但整體上已經由救濟的階段進入發展的階段。

走進埃塞俄比亞的首都阿的斯阿貝巴(Addis Ababa),道路兩旁都會有正在興建的高樓大廈,汽車的款式是二十年前香港流行的,所以自己有一個很強烈的印象,「我是到了八十年代的深圳嗎?」到處都有街童問你拿錢或食物。導遊說,首都近年發展很快,政府只容許外國企業投資製造業。埃塞俄比亞似乎朝向「中國模式」發展當中,盼望埃國吸取教訓,因為中國的發展也帶來很多問題。

福音是神的大能?

埃塞俄比亞給我一個深刻反思是:「甚麼是福音?」,或許生活在香港教會多年,福音早已被局限於個人的信仰,信主決志人數是教會衡量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。但是,教會與社會的鴻溝越來越大,信徒在教會生活與在社會生活可以完全分割。結果,教會失去了鹽的作用,一種防腐的能力。當我看見埃塞俄比亞教會如何推動反婦女生殖器官切割(FGM)的運動時,教會與不同的持份者合作,對抗傳統文化,勇敢站出來,守護下一代。

因着這樣,「福音」的涵義擴闊了,不再只是信主決志的一刻,而更是具文化面向的。FGM明顯是對女性的壓迫,也對女性造成嚴重的身心傷害,教會組織義工隊、拒絕割禮少女小組(Un-cut Girls Club),結合聖經教導,參與改變社會的運動。教會所關注的不單是信主的問題,而是福音所代表的價值(天國價值)顛覆社會既存違反人道的傳統。教會的關注點不單是靈魂得救的問題,也是婦女被欺壓的問題。

反觀香港教會,或許香港沒有如FGM這種血淋淋的壓制,但香港社會其實存在一些隱藏的不公義,看見弟兄姊妹超時工作,將全副生命都交付工作,有時身為傳道人的我也有矛盾,是否只為弟兄姊妹祈禱,叫他們好好休息,呼籲他們記得要返崇拜?教會是否可以聯合作一點東西,在標準工時立法的問題上,我們會否更多的參與?

教會與邊緣人同行

行程的最後兩天,我們探訪了四個在城市生活的貧窮家庭,當中有兩個家庭都是單親,兩位母親都是愛滋病帶菌者。其中一位母親住在很狹少兼漆黑的房間裏,她有一位兒子,而兒子就是我們早上在教會活動時遇過的。進入這間屋,我留意到沒有鄰舍湧來(在農村探訪,鄰舍必定走過來),鄰舍都是站得遠遠的在竊竊私語,而似乎這位母親也處於自己孤立自己的位置,當我們邀請她到屋外拍照時,她是有點不情願,感覺到母親也怕走出屋外,似乎有點尷尬。當地教會也有探訪這個家庭,也有幫助孩子讀書,而我看見更重要的,是教會如何打破孤立,進入這些被歧視、被孤立、自卑的人中,以基督的愛心作殷勤的服侍。今天我們傳福音或許從是否易接近(Approachable)入手,但是基督接觸的是社會上的邊緣羣體,而這些邊緣人,是隱藏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。

罪:自身的和結構的

唸神學時提及馮煒文先生提出的「被罪者」,他指出罪不單是個人犯下的罪,而「被罪者」更是受罪惡所傷害的人。在探訪公平貿易咖啡的農業合作社,我們知道雖然埃塞俄比亞的咖啡出產是全球第四大,而咖啡的貿易額十分龐大,但是埃塞俄比亞一般農民的收入是低得不合理,一公斤的未處理去皮白豆,只賣6-7 birr,即不到3港元一公斤,因此,他們的收入很低,根本沒有多餘錢改善生活。

世界咖啡的利潤根本不能落到生產者手上,而埃塞俄比亞耶加雪夫(Yirga Cheffe)的咖啡合作社讓我體會到,農民如何透過集體的力量,訂定較好的收購價錢,約10 birr一公斤,而每年也會有分紅的機制。同時,他們亦會在合作社社員所在的社區內建立中小學、醫院等改善生活的設施。

在香港,公平貿易暫不流行,意識有待提高。以往自己也多會選購公平貿易的產品,如今看到公平貿易如何轉化社區,透過令生產者的得益而改善生活,使孩子有教育醫療,社區有基本的建設發展,雖然公平貿易的產品價格稍高,但看到公平貿易是一場革命,反抗不公平的貿易,同時爭取合理的回報,使「被罪者」得着釋放。

更新自己、改變社會

當我們探訪農村,了解近年乾旱對這個國家的影響,深切體會到其實非洲人是氣候暖化的受害者。我們生活在發達的國度是氣候變化的始作俑者,因為我們過度的生產、消費及浪費,地球的氣候變化使在這些國度的人民受苦。所以,當我想到及體會這點,我好希望盡自己的力做一點事,可能是杯水車薪,但是總好過甚麼都不做,或許當我們說要幫助非洲解決乾旱的問題時,似乎是遙不可及的事,但實際上,就是從自身做起,要改變世界,不如先改變自己。

以往,在環保的概念上,我是支持的,但沒看到我所作的究竟有何影響,但經過埃塞俄比亞的考察後,有更大的動力使我作出更多的減碳措施。另一方面,以往只從慳錢的角度考慮環保,但其實環保可以是因為「愛」,因為我愛在地球另一處正在受苦的人,出於愛的原因,我支持環保,這又使我從多一個角度看環保或減碳的運動。

生活貧乏、心靈富足

在幸福的香港生活,我們信徒都會問信仰與苦難的問題。在這裏我看見信仰如何成為人在苦難當中的力量。在我們探訪的埃塞俄比亞貧困家庭中,看見的不是淚流滿面,而是從他們口中講出信仰的力量。每每探訪他們,他們未有向神抱怨,他們好想祈禱,他們都說出自己喜歡的金句,有傳道書的、有約翰福音的,在他們的口中,苦難依然,但信仰卻又相當真實,彷彿沒有神就不能再活下去。或許我會坐在冷氣房間「思考」苦難的神學,但他們的生活就在苦難中與神共舞,盼望支撐着他們,他們也活出了盼望,他們的盼望鼓勵我,使我沒有資格埋怨神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團友分享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